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etamax Player Hi-Fi

Betamax fan. NO VHS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驿站长(6)  

2007-08-24 10:50:07|  分类: 译文(小说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Ⅵ.父女

有一天,老站长决定回家-回到车站。
「要是能再见一次我的杜尼娅就好了。」可怜的老父亲如是想。「至少再见她一面。」
两小时后他再次来到明斯基的家。老先生走近门前并开始敲门。守门人出来并愤怒地咆哮道:「怎么又是你!你到底想干什么?」
「你的主人在家么?我想见见他。」老先生答道。
「我告诉你,现在不行。主人不在家。」
守门人把可怜的老站长推了出去,并关上门。但老先生仍执意不走。他站在关着的门外,想着自己的不幸遭遇……。
到了晚上,站长走去教堂。他站在圣像前祷告了很久。他为他可怜的杜尼娅祷告。
最后他离开教堂,慢慢地走回住处。由於假日的关系,街上满是行人。
突然他发现一位年轻军官从他身旁坐车经过。那是明斯基。老先生看到他了。明斯基的马车停在一处离教堂不远的高级住宅前。
老站长看到明斯基走进屋内。一种幸运的感觉涌入脑海。他走近那栋房子-刚刚明斯基跑进去的那一栋,并开口问他的马车夫:
「告诉我,这是谁的马车?明斯基的么?」
「你为什么要问呢?你是怎么知道的?」
「你的主人请我给杜尼娅这封信,但我不知道杜尼娅住在哪。」
「这里就是了,就在这栋屋子里。只是你来得太迟了,主人正在里面。」
「搞什么?干啥鬼事?可怜的我,既然来迟了,总该把信交还给他吧。」
语毕,老站长往阶梯上走去。门是关着的。老站长敲了敲门。经过几秒难熬的时光,年轻的女仆出来开门,他走进了间又小又黑的房里。
「你想做什么?」女仆问道。
「女主人在家么?」老先生小声地问道。
「是,她在家。」
「我有信要给她。」
「现在不行。」女仆答道。「你可以把信给我。主人现在有客人。」
老先生没有答话。他很快地与女处擦身而过,走到另一道门前。他打开了门,看到一间大而明亮的房间。老先生从没看过如此装饰华美的房间和这么多美丽的东西。但老站长的视线停在杜尼娅的身上。
杜尼娅坐在沙发上。她的衣着非常华丽,非常时尚。年轻军官正握着她的手,而她用一种柔情的眼光看着军官。
可怜的老父亲!他的女儿似乎从没像今天如此美丽过。
「那是谁?」杜尼娅问道。老先生沉默不语,只是站着。好像在梦中一般。
突然杜尼娅抬起头……大叫起来并倒在地板上爬行着。
明斯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并把她扶起来,这时,他看到了那位站在门边的老父亲。
「你在这里干什么?」他咆哮道。「为什么阴魂不散?快给我离开这里!」明斯基打开了门,并把他狠狠地推到楼梯上。
可怜的老父亲被彼得堡街上的噪音荼毒了很久。深夜他回到家。整晚他都在跟他的士官长朋友诉苦。
过了几天,他离开了彼得堡,回到自己的车站。
「从那对后已经过了三年了。这段期间我都没和她一起住。」老先生又接着说。「她过得好不好?我也不知道。她还活着吗?天知道。我常常在想,彼得堡这么吵杂,杜尼娅受得了么?今天还好好的,明天好像就看见他们流落街头。有时我甚至会想,如果她死了可能还比较好。等我死了就能和她在一起了。」
老站长,我的老朋友为这个悲伤的故事下了这样的总结。在说这段故事的时候,他常常停下来,痛苦地哭,接着喝一杯酒。他的眼泪强烈地震撼了我的心……。
当我最后要离开的时候,我仍在想着那位可怜的老父亲和他的女儿……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